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阜城县周家抗战堡垒户国防部授牌的荣军之家

2018-08-09 06:10:15

在阜城县漫河乡东档柏村有一户周姓人家,抗日战争时期,先后有两人外出参加了革命,坚持在一线抗日,并带动全家成为八路军、武工队及共产党人活动的联络点和堡垒户(那时也称交通站)。

周家老宅是一个用土坯为主砌成的砖包角普通四合院,后来又修建了南院和东院。五一大扫荡后,随着抗日环境的异常残酷,他们与敌斗争也由地上转移到地下。他们在院内,先后修建了四个距地面约1.5米左右并相通的地道,均高l.3米左右、宽l米左右。每隔一段距离,又修一个较大的地下室,平时存放粮食、弹药,战时则可掩护群众、伤员。地道口分别位于院中的石碾子下、西厢房喂牲口的食槽下、与东院相邻的夹道里、大门楼外的一个旮旯里。地道对外绝对保密,而且有很大的隐蔽性。后来,他们又逐步把房顶进行改造,使其相连,人在上边可以自如穿行。这些有利地势,既能守,又能退,还能战,形成了内外联防和隐蔽打击敌人的重要通道。

这个内部交通站,不仅负责传递情报、护送干部,还负责组织和安排粮食、军用物品支前运输和伤病人员的输送。一直在家的周焕章后来回忆,武工队员利用晚上时间,化装成商贩,或以拉土送粪为掩护运送粮食,到达周家歇脚儿后,再以同样方式运往下一站,依次类推,直到目的地。周家在为交通员和来往人员通风报信、打掩护的同时,还为他们洗衣做饭、缝补衣袜,料理日常起居周家兄弟及他们的妻子儿女们担当起这些重任。在周家平时隐藏的交通员有两人,隐藏的八路军和武工队员最多时近20人。当时转战华北一带的陈光将军、原衡水军分区司令员沈铁民和其弟沈宪堂,都曾多次在周家住居。

作为堡垒户,周家不仅有地缘优势,更重要的是有人缘优势,可谓革命家庭。周家有兄弟四个,除周国章因年龄最小在村里加入儿童团外,老大周润章因不满地主老财的欺压,顽强反抗,终不敌强势,于1935年毅然加入红军,走上了革命道路。抗日战争时期,周润章在河北一带随聂荣臻元帅抗击日寇,并参加了百团大战、黄土岭战役、蠡州暴动等数十次战斗。在和平解放北平前夕,他带着一个分队多次翻越城墙潜入城内执行侦查任务,为首长的决策提供了可靠依据。解放后他转入地方,曾担任过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副秘书长、石家庄棉纺七厂厂长等职。

老三周秀章是周家堡垒户的一名交通员,当时与另一名同志在极端秘密的情况下开展工作。他们常在夜间行动,白天遇有情况就躲在地道里。每一条通讯、运送路线建有若干站点,站与站之间按照递步哨的原则,实行单线联系,并结合其它地方的经验,在实践中创造了多种传递情报的方式,有时采用鸡毛信,有时在村庄制高点、中心点、要道口上设置烟火台、信号灯、消息树、报警钟等,用接力的方式向部队和群众发出警报,敌人从何处来、来多少、装备情况都有规定代号黄铜管
。由于工作出色,他被调入县区队任干事,后又随部队转战至京津,参加了解放天津等诸多战役,并屡立战功。解放后,转入地方在天津市检察院任职。

老二周焕章没有入党,也没有外出革命,但其自由身份对堡垒户起到一个掩护作用,他的思想和言行同样值得后人称颂。1941年初冬,一伙儿鬼子在伪军带领下来到村里,一进村就高喊:八路军来了,有欢迎的马上出来!周焕章信以为真,第一个跑出去,恰好中了鬼子的奸计,遭到一顿痛打,被扔进道沟。等鬼子扬长而去后,乡亲们赶紧把奄奄一息的他抬回家救了过来。

1943年,由于来暂住的革命人士时有增多,周家地道明显不够用,于是就在村东的一块坟地里挖了一个地洞。一次,周焕章给藏在那里的伤病员送饭,正好与几个日伪军相遇,为避开敌人童舞蹈服
,他改变方向朝正北跑去,鬼子为抓活的,就在后边穷追不舍。他一口气跑了七八里,来到阜城县南街村,两绕三绕进了他的一个表亲家里,正好那家人正围着桌子一起吃饭,他急中生智,换了件亲戚的衣服,迅速拿起碗并盛上饭吃起来,随后追来的日伪军进来找人,大伙都装作一家人,说没看见大型换气扇
,那些日伪军乱翻一通,一无所获,悻悻地走了。后来,坟地里的那个地洞被干活的农民无意间踩塌了一块儿,周焕章及时向组织反映,把那个伤员营救了出去。

设在周家的地下交通站一直保持到抗战胜利。几年时间,有千名干部、战士在这里暂住,并有大批军用物资囤放或转运这里,为取得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做出了一份贡献。解放后,周家被国防部授予荣军之家光荣称号,并颁发牌匾。 周铁旺 梅晓(:water)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